第一百一十二章 噩梦方醒
作者:昀均 更新:2019-11-05

就在杨术他们走到禅林街的尽头,大家站在十字路口相互告别的时候,突然一阵风吹来,空中有一团黑影闪过。

“咦,大家快看,那是什么?像一只黑色的巨鸟!”钱杨转身看向那片一闪而过的黑影。

大家顿时看到一团黑影快速从他们的身边飞过,接着在远处白茂林爷爷家的棺材铺那里消失了。

“不好,快去看看!”杨术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几个孩子急转身朝着棺材铺子奔去。

刚到紧闭着的大门外,他们就听见了门内传来了说话的嗡嗡声,杨术把耳朵贴在门上,却听不清楚任何只言片语。

他们用劲推门,门却推不开,最后,他们在门旁边的围墙下面,找到了可以容纳一个人的身子的缝隙,钻了进去。

“我看,你只有得到和王太太一样的下场了!”林恩主站在离白茂林几步距离的地方,用魔杖指着白茂林。

“呵呵,你这个害人的妖魔,我为什么要跟着你?你已经害了我的一生,让我一直以为人类的不幸真的是鬼怪在从中作祟,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这恶魔亲手导演的,害得多少人在惶恐中度日如年,不用科学的手段保护自己和家人,而听信了你那些骗人的把戏,我这把老骨头了,死了也没什么,不过,你的阴谋休想得逞,一只耗子,想要统治人类,我看你是在做白日梦吧。”白爷爷拿着旱烟袋,嘲讽地看着林恩主。

“你一个人的背叛,又能说明什么呢?别忘了跟着我的那一批人,另外还有千千万万的遭遇过生活中各种意外和打击的人,他们不都在寻求着神灵的帮助。找寻着平安的出口?只要生活继续,不幸和苦难就不会停止,我们只需要把他们的不幸稍加大那么一点。让他们把偶然看成是必然,哈哈哈。我的人从中一蛊惑,我们的思想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变成了他们的思想,到时候,还有什么狗屁的科学,人类只会忙着在自我救赎的作为中土崩瓦解,我控制住他们的那一天不就指日可待了,哈哈哈,可惜你这老东西什么也看不到了。现在我就送你到化着尘埃的路途中去吧!”

林恩主一步步靠近白茂林,魔杖挥到了他的头顶。

“慢!”杨术纵身从黑暗里跳了出来。

“杨术,别过来,去联合人们来消灭这个魔头,所有的破咒都是谎言,是这魔鬼故意安排的,他想要毁灭人类对科学的信仰从而统治人类,你们赶快逃……

“轰隆!”杨术看见一道强烈的火焰从林恩主的魔杖里喷射而出,火焰在白茂林的头顶猛烈爆炸,他的头颅瞬时在空中消失,身子扑倒在了地上。

“白爷爷!”钱杨和其他几个孩子忙跑到白茂林的尸体旁摇晃着他的身子嚎啕大哭起来。

“你。原来你是一个恶魔!”杨术面色苍白,愤怒地看着林恩主。

林恩主眼中黑芒一闪,嘿嘿怪笑道:“你错了。杨术,他只不过是咎由自取,他和你一样本是我的徒弟,但从我这学会破咒的法术之后就无法无天,违背法规,乱用法术,所以理应受到我的惩罚。”

“你还要继续装多久,你的阴谋我们全都知道了,告诉你,你不会得逞的!”杨术对着林恩主举起了魔杖。

林恩主不屑地瞪了杨术一眼。语气凌厉地道:“希望你放聪明点,识时务者为俊杰。别忘了,你家的咒可还没破呢?难道你想家破人亡?。”

“你一直打着帮助人类破咒的幌子。想要统治人类的思想,别以为我不知道,现在你的白日梦该醒了!”杨术用魔杖指着林恩主,念出了咒语,“咪哩咪哩噢,奇兽怪虫死翘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林恩主轻巧地避开魔杖发出的电光,随即阴冷地道:“杨术,真是小孩子,哈哈,别用和我学会的这种雕虫小技对付我好不好,看来你是真明白我的用意了,是的,我的确是利用了你们人性的弱点,胆小怕事,遇到不幸就盲目迷信,求神拜佛,可这没有错啊,地球灾难增多,人类信仰迷失,少部分拥有权势的人掌控着多数人的命运,多数人过着担惊受怕、人心惶惶的日子,不把希望寄托在祈求神灵保佑的心灵安慰中度日,那又能怎样呢?这是大势所趋呀,所以,放聪明些,孩子们,加入到我的组织中来,我的队伍逐渐壮大,等大家都看淡了名利,无视物质的追求,天下不就太平了吗?”

“我不知道你这些狗屁的东西,我只知道你一直在欺骗着我们,害我们从一出生下来就过着不正常的生活,害我的伙伴为了破咒而失去了生命,你这魔鬼,为什么要这样害我们?”杨术再次对林恩主举起了魔杖。

“看来,你是真的执迷不悟了,那我就送你去见你的白爷爷吧!也好你们在前往阴间的路上可以相互照应。”

此时,天空中涌来一片黑云,黑云里腾地蹦出一个巨大的人影来,落在了杨术和林恩主之间。

“耗子,岂有此理?”

只见林恩主身子一哆嗦,沉声道:“武天?”

叫武天的人眼神凌厉,声若洪钟,冷傲道:“不错正是我,想不到你一只耗子,不在天宫里好好呆着,来到人间来危害人类,你是吃了豹子胆啦?”

林恩主语气虚弱地问道:“你知道?”

武天冷笑道:“我自然知道,当年你被玉帝甩了下来,就不见了踪影,后来他派我寻找你多年,仍然毫无音讯,今日巡视人间,想不到居然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林恩主眉头一扬,全身气势突然爆涨,瞪着武天道:“我不回去,我现在的武力已经今非昔比,你就回去禀告玉帝,说寻不到我,我们也就相安无事,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哈哈哈哈,那今日我武天倒要亲自试一试,看一只耗子的武力究竟会有多强?哈哈哈哈哈!”

林恩主突然魔杖一挥,一股黑色的电流飞出,瞬间就化为一梭子漆黑的锋利飞刀,朝着武天的胸口袭去。

武天纵身躲过飞刀,冷哼一声,对身边的孩子们说道:“你们避往一边,让我依法把这耗子拿下!”

孩子们见到飞刀呼啸着击倒了棺材铺院子里的一棵大树。他们纷纷蜷缩着身子退到了白茂林堆放棺材的屋子里。

武天无畏一笑,淡然道:“别担心,我要是连他都应付不了,就枉为天将了。”说完马步一蹲,整个人就那样静立着稳若磐石,周身七彩光环盘绕,耀眼的光芒如万千的光翼凭空而现,将棺材铺的院子照得亮如白昼,那威慑天下的气势足以震荡九州,撼动山河。

林恩主吓得后退几步,又举起魔杖,念出咒语,电光凝聚着强大的力量,朝着武天横扫而去。

眼看那强劲的一击就要和武天的身子相撞,武天突然伸出双掌,迎面去接住那股魔杖发出的力量,手掌和力量摩擦,飞溅出的火花幻化成耀眼的光点,像电焊时射出的火花扩散于四周,然后落在了地上,产生一股强大的气流,逼得旁边观战的孩子们都闭上眼睛,不敢看到那刺眼的景象。

看到自己的一击对武天没有任何的伤害,林恩主心头大震,武天的实力,的确比之他想象中的要强大。然而事已至此,他只有硬着头皮硬拼一番了。他干脆纵身一跳,靠近武天,手中的魔杖朝着武天的头顶猛烈劈下。

武天看到这只耗子太自不量力,邪异一笑,头朝着林恩主的腹部一顶,把林恩主顶出了几米远,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接着,武天眼中神光一闪,从衣袖里抖落出一只笼子,语气秉烈的道:“耗子,快主动钻进你的笼子里吧,免得我亲自动手,别忘了逆天者亡的道理。”说完右手前伸,把笼子丢到了林恩主的身旁。

林恩主警惕地看了看眼前的笼子,又看了看屋子里的孩子们,脸上露出难堪和尴尬的神色,有些举棋不定。

武天似乎明白了耗子的心事,语气缓和道:“快进去了,那本来就是你的家,回家有什么错,怕的是犯了错而不能回家。”

林恩主迟疑着身子一抖,变成了只仓鼠,自个儿钻进了笼子里。

武天走过去,笑着提起笼子,纵身一跃,进入一片黑云里,黑云载着他慢慢升入了空中,消失在了孩子们的眼前。

凌晨的街道开始有早起的人影,他们开始为一天的生活而奔忙。杨术、钱杨、康康、袁多多、魏小宇五个孩子走在秋天清晨的大街上,他们的心里有着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从云里坠落到地面上的那种踏实感,闻到从早点铺里传来的火烟味,他们都感到了人间的亲切,秋天凉爽的风拂面而来,但他们的心里是温暖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