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目标!天上人间!
作者:城南大膘客 更新:2019-11-05

经过短暂的接触,卢子轩也想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在郝帅身上会感觉到那种目空一切的气势。长期处于上位者的郝帅其实很容易形成这样的气势。在同年龄段里混得最好不说,在同一时期踏上社会的那群人不是跟他很熟就是基本被他打过。所以这种气势也就轻易之间在少年老成的他身上形成了。而且郝帅的那种目空一切并不像卢子轩之前那样很刻意的表现在外,而是真正的对什么都不在乎。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居然被人当众扇了个耳光。这如果不算奇耻大辱那还有什么才算呢?所以郝帅很是自然的爆发了。

“我CNM!!”郝帅已经在瞬间急红了眼,他咆哮着想从座位上冲起来,安全带却很不适宜的将他固定住了。

“小狗日的还敢还嘴啊!”那名中年男子说着又是一个耳光扇了下来。

郝帅头往后一缩让,将车门猛的打开推了出去,这才将安全带从身上扒拉了下来。“CNM!!”狠狠的骂了一句他便直接一脚踹了过去。卢子轩已经早他一步下了车,却没有那么着急的赶上去,他主要是在想看郝帅的反应。现在见郝帅已经先动起手来这才直接在车前盖上一踩腾空跃了出去,一脚踹在扇郝帅耳光的那人肩膀上。

“哎哟喂!”这男人看起来平时养尊处优惯了,被卢子轩直接踹得翻了个跟头,惨叫一声以后便瘫坐在地上,显然是一下懵住了。

“你个狗日的敢打老子啊?!!”郝帅显然还不过瘾,整个人跳了起来扑了上去,嘴里骂着一拳就捶在了那人的脸上。可还没等他继续发挥下去,就被边上的人拦住了。

“干什么!”卢子轩见郝帅被跟着那人的两个人给架住了,赶忙冲了上去。先是拳头一递,随即身体一转晃过一人,然后将他抓住郝帅的那条胳膊用肘一夹,随即一拳狠狠的捣在了那人的咯吱窝里。

“我操!认识的!还打?!”众所周知咯吱窝下面是一个神经丛,受到击打会比其他地方疼许多。那人被卢子轩这样一拳下来也顿感吃不消,一边叫着一边连连向后退去。

“认识的,先别打了。”郝帅说着又是一脚踹向坐在地上的那个中年男子身上,这才对着另外一个抓着自己的人问道:“大头,你们认识他?”

“郝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通知一声?”被卢子轩打了一拳的那人揉着咯吱窝问道,心有余悸的看了卢子轩一眼又说:“这是你新带的小家伙?在看守所认识的?”

“人家跟着黑哥的,以后我跟他绑在一起。”郝帅连忙澄清道:“你别瞎说,被黑哥听到了还不晓得他怎么想呢。”

“黑哥?哪个黑哥?黑蛋么?”坐在地上的那人这时已经转过神来了,喘着粗起从地上爬起来,“我打电话给黑蛋。”

“你打你MLGB!”郝帅一听到他说话就来气,又要冲上去,跟他说话的那两人见状赶忙拦住,小声说道:“他是天上人间KTV的股东之一,KTV的事情基本上是他在管,今天我们陪他到这来买东西的。”

“是你们的老板?”郝帅看了看大头冷冷问道,“你们什么意思?”

卢子轩见郝帅有瞬间翻脸的迹象便上前一步站在了他身边。大头见状连忙说道:“叼老板!只是今天看我面子上先别打了,实在难看呢。”

“TMLGB!我脸上就不难看了?!”郝帅不依不饶,“老子还没让人在大马路上扇过嘴巴呢!”

“我们在面前还打你让我们怎么做啊?实在太难看了!”大头说着朝郝帅眨了眨眼睛,“有什么事情回头再说么!他在ZJ又不认识什么人!”

郝帅看了看缩在汽车里忙着打电话的那个中年男子,向大头问道:“他TM的叫什么?我打个电话问问看。”

“姓胡,都喊他胡总。”大头好象跟郝帅的关系也不差,“以前他那边有什么小事就喊我们,上次有一帮外地人在他那闹事他打电话给黑蛋的,黑蛋帮忙处理的。”

“TMD!看来黑哥跟他关系也不怎么样,叼电话到现在还没打得通么?”郝帅看了看那辆被自己蹭了一下的宝马,“估计也不是什么叼大股东,开得还是华晨宝马。”

“要是是大股东也不会让他在店里忙东忙西的了。”被卢子轩打了一拳的那人说道:“郝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一点消息都没有么?”

“老子今天刚回来。”郝帅说着指了指卢子轩,“全靠他找的老夏,不然叼事情罗嗦了。”

“市局老夏?”大头看卢子轩的眼光顿时不一样了,“郝帅,你朋友身手好象不错,跟着黑哥练过的?”

“他是我半个师兄,没学成就急着出师的那种。”卢子轩不想跟他们多说什么,见暂时没什么事便站到一边给黑蛋打起电话来。

简单问了几句以后他便向郝帅点了点头。郝帅和大头打了个招呼便和卢子轩重新回到车上,一上车他便急冲冲的说道:“黑哥怎么讲的?”

卢子轩发动着汽车说道:“黑哥说是认识他呢,不过关系一般,让我们想怎么做看着办。我的意思是你刚回来,尽量少烦烦这些神。今天正好你的朋友又在这,当面打了确实难看呢。你朋友不是说他基本上都在店里面么?这样,回头我带人过去把他店砸了然后打个狗日的一顿就是了。”

郝帅想了想说道:“不打他了,我刚问过大头。他狗日的钱还是有点的,而且平时店里面有什么事除了大头就是黑蛋。大头他们能力有限,从他身上挖不到什么银子,所以想让我们直接从他身上弄些油水顺便分他们一份。”

“那事情就明朗了。”将车开出装饰城,卢子轩说道:“这事你来操作就是了,正好我也不太懂,就当给我上课了。”

“那我们先去吃个饭吧。”郝帅揉着脸气道:“老子真就还没丢过这种脸呢!我脸上要紧么?”

“看不出来了。”卢子轩也觉得好笑,当时郝帅已经急得蹦起来了,却被安全带死死的卡在那里,急得不知道要怎么弄才好的样子确实有点傻。

和郝帅两人蹉跎了一个下午,一直到黑蛋再打电话来的时候他们才从郝帅一个朋友家里出来。一个下午的时间基本上是在接触人,客套两句,再出发去找另外一拨人这样的重复式程序里度过的。按郝帅的说话就是这些人都是和他同年龄层次里混得还算可以的那一小撮人。如果在这个年龄段子里接触得比较广,那也代表和社会接触的也就比较广了。

“黑哥说去哪?”重新坐上车,郝帅一边问着一边打起电话来:“把人聚聚,等我电话。不是在6点就是6点半。”

“怎么,不喊你弟兄们么?”卢子轩同郝帅这样说有点奇怪,因为现在才5点半而已,黑蛋就已经打电话过来了,他让人聚集起来看样子不像是吃饭。

“喊他们是晚上一起去天上人间的。”郝帅淡然说道:“真正能跟老大他们接触得上的人不需要太多。”也不知是黑蛋的授意还是郝帅觉得卢子轩的社会经验不足,他好象在故意教导卢子轩一般:“除了自己真正贴心的人,没有必要让他们过多的跟上面接触。要让他们知道,我们能好起来他们就会跟着好的道理。”

“嗯。”放下已经拿起的电话,卢子轩慢慢调转车头,“月湖公馆在哪啊?你认识不认识?”

“哎呀!黑哥看样子今天想大放血哦?”郝帅一边说着一边拿起电话,“喂!兰兰啊?赶快出门下楼等我!今天带你去吃300块钱一个人的标准!赶紧的赶紧!我们现在就在正东路上呢!记得把郝仁带着!估计他也算个人头呢!到时候他那份我们吃!”

“好人?”见郝帅挂了电话,卢子轩奇怪的问道:“谁啊?”

“我儿子!”郝帅说着将电话放到卢子轩面前,“这是他照片,今天早上刚拍的!”

卢子轩看着郝帅的手机屏幕,一个秃眉小眼的男孩子张大着嘴巴,一付苦大仇深的样子在嚎啕大哭。“怎么选了张哭得那么凶的照片做手机屏幕?”

“小东西不认识我了,我一抱他就哭。”郝帅笑着将电话放在口袋里,“还到早上接我的地方。”

接上兰兰和小郝仁,在郝帅的指点下三人一路闲聊着来到了月湖公馆。

“我估计开普桑到这来吃饭的你是第一个了。”将车钥匙递给门童,卢子轩就听郝帅在他耳边轻声说道:“这个叼地方看上去大,占地两万多平方米,其实吃饭的包厢只有7个。其他都是一些杂七八拉的鱼塘和房间什么的,搞得高档的一B。听说最低标准是300块钱一个人。”

“我靠!300块钱一个人?吃什么东西?”卢子轩看着碧水环绕的双层小楼。11月的ZJ天黑的已经比较早了,月湖公馆在这样的环境烘托下也很有“杨柳岸,晓风残月”的感觉。米白色的墙体在灯光的照耀下在这里特别的显眼,更显得侧墙上橘黄色灯光映射的月湖公馆四个字别有一番韵味。

“感觉有并不是太怎么样嘛!”卢子轩话还没说完,一脚走进公馆内部的他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整个建筑是一种双层的四合院性质,四周是以两层建筑为主,透明的落地窗将中间的水池隔离成一条条通道。在柔和的走道灯照射下,建筑风格里的那种别致和幽雅被很好的呈现了出来。

“还真他娘的别有洞天。”看着水池周围人工形成的小型水帘,一条条小锦鲤在水底蓝色底灯的照射中来回游动,卢子轩顿时感觉自己原本无时无刻紧绷的心弦也在此刻放松了下来。

“棒吧?”郝帅笑着说道:“还是上次飞哥回ZJ的时候我来过一次。一楼是吃饭的包厢,二楼是红酒雪茄吧和休息的房间。”郝帅一边介绍道一边往里走。

“你不是说这就7个包厢么?我怎么看停车场里停了那么多车?”卢子轩听到飞哥两个字,不由得叹了口气,试着努力将注意力扭转过来。

“我们这里还有许多小包厢,先生如果希望与您的朋友单独相处而不被打扰,月湖公馆会是您最好的选择。”刚从大门迈进门厅过道,一个旗袍开叉分到大腿根的门迎小姐便挂着职业性的微笑上来深深鞠了个躬:“先生请问几位?”

“龙翔厅。”卢子轩见郝帅回头看向自己连忙说道:“他们人好象已经来了。”

“是的,龙翔厅的客人已经到了,请跟我来。”门迎小姐说着转过身在前面带起路来。

郝帅看着她摇曳的腰肢小声说道:“听说这里都带***的?回头叫黑哥给我们安排一下啊?”

“你不怕你老婆听到?”卢子轩看了一眼跟在郝帅身边的兰兰说道:“晚上不是还要去天上人间么?等事情结束再谈吧?”

“也对!”卢子轩本以为他要说的是晚上还要去天上人间,谁知道他转过脸来和兰兰说道:“下午跟人打了一架,晚上我还要去处理一下,一会吃了饭你就先回去啊。”说完还朝卢子轩眨了眨眼睛,仿佛全是靠卢子轩提醒了他一样。

心中大呼上当以后卢子轩决定暂时还是不要和这个色中饿鬼说话的好。抱着这样的心思来到了龙翔厅门口,就见走在前面的门迎小姐说道:“先生,这就是龙翔厅了,请问还有什么需要服务的么?”

生怕郝帅会直接说出还需要特殊服务这样的话来,卢子轩赶忙说道:“没事了!”

“我的号码是023号,如果有什么服务不周的地方可以去吧台……”

卢子轩一把拉过正跃跃欲试和那门迎小姐继续纠缠下去的郝帅,抢先一步进了包厢。

整个龙翔厅大约100多平方米,被划分成两个区域。一片是几张沙发和两个小桌子,显然是用来给客人打牌休息的地方,黑蛋、老二和一大群人正围在一张桌子边不知在玩什么。另一片放着一张大圆桌,卢子轩粗粗的看了一眼,圆桌周围最少也有20张椅子。

“二哥,黑哥。”郝帅向正在打牌的老二还有黑蛋打了个招呼,“我把我老婆带来了,不要紧吧?”

“郝仁呢?到姨父这来!”早上去接郝帅的姜总赫然也在众人之列,他从人群中钻了出来笑着说道:“我还想给你打电话让你把兰兰和郝仁一起带来呢!”

“黑哥,二哥。”卢子轩也朝从人群里挤出来的黑蛋打了个招呼,看着笑吟尹走到面前的黑蛋说道:“听说黑哥今天准备大放血了?请我们吃300块钱一个人的标准?”

“叼毛灰!!”黑蛋搂着卢子轩的肩膀说道:“这里是最大的包厢,最低标准是一吊钱一个人。”

卢子轩知道这贵,但也没想到能贵到这种程度,吐了吐舌头问道:“一千块钱一个人,我刚看了一下,里面最少十几个人了,这都吃的是什么啊?”

“不说这个了,听说上午你们把胡镇江打了一顿?”黑蛋搂着卢子轩向包厢外走去,“就是天上人间的那个水货老板,胡总。服务员,人来齐了,把座位调整一下上菜了。”

“没打,就踢了两脚。”走出包厢门卢子轩接过黑蛋的烟说道:“郝帅正好有两个朋友在那,当面打了嫌难看呢,准备晚上去找他。”

“嗯。”黑蛋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说道:“郝帅人不错,而且也比你有经验得多,晚上去找他的时候什么事情让郝帅去做,你在边上学着点。等你们的窑忙起来我和老二要离开ZJ一段时间,到时候ZJ就等于交给你们了!”

——————分割——————

昨天膘客碰到一件很郁闷很烦躁的事情。

发生了N多的故事!!!!

没办法,实在没办法!这两天的更新可能会有点小问题。

不过不用担心!章节肯定会补上!大家请放心!

膘客顿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