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密道出口
作者:陈墨雨 更新:2019-11-05

  在我的感觉里仿佛过了有十几分钟,那信息才传输完毕,让我的精神力退出了玉简。好家伙,查点让我吃不消!过量的消耗精神力,让我萎靡困顿到了极点,一收回精神力,我发现脑海中多了许许多多的文字图象资料,虽然那些文字是我从来没有学过的一种文字,可是我却能认识其中的每一个字,并且能理解那些文字所包含的意思,就像是在脑子里生了根似的,清晰无比,想忘也忘不了。于是我立刻在脑海中查找起吸收灵玉中灵力的方法,这可是我的当务之急,——快速恢复我的意识和精神力,说不定还能突破现在的状态呢。瞬间,我的脑海中就闪现出了相关的记载,比查电脑资料还容易,稍微默念了一遍,我就将方法理解透彻了,

  照着玉简中的方法,我盘坐在地,双手捧着禁锢了灵玉的碟盘,开始入定,也许是太疲惫了吧,很快我就进入到深层的运功状态中去,完全关闭了六识。这时候,哪怕是一个三岁小孩来戳我以下,都可能造成我走火入魔,非死即伤。

  时间在我浑浑噩噩中过去。我六识关闭,上下两个丹田同时启动,一暖一凉两股气流分别从两个丹田开始源源不断地流入经脉运行起来。

  与此同时,手中的灵玉一阵颤动,两股温煦的能量流透过双手手心,一经手三阳脉路线注入到那股暖暖的气流中,穿经过穴,进入到下丹田中,顿时,下丹田的暖气流的成分开始有了变化,两种气流开始追逐盘旋融合,形成一个旋转的气流团,当这些气流在丹田中融合后再流出丹田,进入经脉时,原来气流中的燥热感觉似乎淡了些,经脉因气流的增大而有涨涨的感觉,随着灵力源源不断地加入循环,经脉也在逐步地安稳地扩展,那灵力竟然有保护和修复经脉破损的作用。

  一经手三阴经脉,注入到那股清凉的气流中参加循环,进入到我的上丹田,上丹田立时发生了变化,那股气流一进入就被原来形成一小团的淡淡气流所同化,令我的头脑中一片清凉。而且随着灵玉灵力不断的进入,那气团开始增大并旋转起来,流出的气流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快,并也开始像另一股气流一样改造所经过的经脉窍穴。

  逐渐地,那灵玉输入的灵力越来越多,我体内的两股不同性质的气流也越来越壮大,两股气流各自形成了一套互不干扰的系统循环,拓展着不同的经脉窍穴,令上下丹田中囤积的气团也越来越大,丹田中小小的空间被气团逐渐占据满,丹田也出现涨涨的感觉,可是,这时候,这两股气流都已经不收我控制,完全是在自发地运转。我呢,确切地说是我的意识此刻竟然无喜无忧地保持着灵台的清明,体内的一切都像是图画般清晰地反映在我心中。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

  当丹田容纳满气流时,那气流每旋转一圈,我的两个丹田就扩大一分,容纳的气流也就相应地增加。而且随着旋涡的加快,中心位置开始质变,气态的气流被压迫得粘稠起来,逐渐向液态转化,这种趋势从丹田中心开始,向外延伸,并延伸向经脉之中!当气流完全液化后,运转的速度就更快了,简直象脱僵的野马,让我难受又无可奈何!只能坚持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双手中的灵玉输出的灵力越来越弱,直到完全停止。这时,我体内的两种液态气流已经壮大得宛如长江大河般汹涌澎湃,运转的速度比开始时几乎快了几十倍,而且根本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似乎越来越快了,两个丹田涨疼的厉害,宛如要裂开一般。让我从入定中清醒过来,拼命地咬牙忍住,保持住灵台的清明。

  就在我要经受不住这种折磨时,两个丹田轰然一震,我就昏迷过去。

  浑浑噩噩中醒来,感觉浑身轻松舒适,周围的空间中有微弱的能量(其实是天地元气,此刻我已经能初步感悟到天地元气的存在,并自发缓慢吸收,转化为自身的能量。)向我的身体聚集,一丝丝缓慢地被吸入体内,融进我的周身经脉,随着我经脉中的气流一起回到我的上下丹田。整个身体仿佛被一暖一清凉的两层气流包裹着,天然流转,运行不息。   我想起昏迷前那突然的震动,不知道丹田到底怎么了。   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当我想到两个丹田时,我的脑海中竟然清晰地出现了两个丹田现在的情形。上丹田中一团龙眼大的透明气团形成了一个缓缓转动的旋涡,不停地将流进来的各色气流吸纳提纯压缩同化,形成相同的透明色,特别是中心部分,我可以清晰无比地“看”有一点针头大的乳白色的固体状的核,正是它在不停地吸纳着那透明色的气流,同时也吐出一股更纯的乳白色的气流流往经脉中形成一个稳定的循环体系。那核是啥东东?脑海中灵光一闪,难道是元丹。如果是元丹的话,那乳白色的气流就应该是元丹产生的灵力,这么说,我竟然破天荒地突破了清心诀的第一道瓶颈,成为家族中第二个修炼出灵力的人。哈哈,这下可以名正言顺地使用那盒针具了。(第一个修炼出灵力的先辈就是留下那篇说明的那位。说明中有记载。)

  下丹田和上丹田的情形很相似。也是形成了一个旋涡,不过,这个旋涡可比上丹田的那个旋涡大了好几倍,而且颜色也不同,是白色的,旋涡中心处的气流浓密得几乎液化了,不过还没有像上丹田一样形成固体的圆核,竟透出淡淡的红色光芒。流出流进的气流也粗了很多。   内视!   我的脑海中闪过这个词!

  我竟然可以内视了。这样的话我学起针灸来岂不是事半功倍。哈哈!

  一高兴,情绪波动,神识(其实现在我还不知道的是,因为灵玉的功效让体内的气流产生了质的变化,后天修成的内力已经完全转化为先天真气了;精神力也在灵玉帮助下转化为更高层次的灵力,意识也随之进化为神识,并却初步有了点元神的影子,所以才能内视。不过正确地说这时候还不能叫做元神,应该是加强了的魂魄。只有当突破到元婴后,魂魄才会质变进化为元神。)立时从内视中退了出来。

  案桌上的灯早油尽灯灭了,可奇怪的是,黑暗中,我竟然能清晰无比地看清楚室内。就连桌面上的小小尘埃都逃不过我的眼力。哈哈,我好厉害,这下晚上看书不用开灯了。

  不过再看看捧在手中的碟碗,不禁哀叹:完了,上面的符咒竟然被玉石的灵力完全冲开,那碗都破碎成了几块,那拳头大的玉石耗尽了灵力成了普通的玉石,不过,看他那翠绿的颜色鲜艳欲滴,应该是块上品的玉吧。只是以后再也无法提供灵力给进入这里的人增加清心诀的修为了。也就是说,以后光凭清心诀要修炼出灵力就更加的困难了。可惜了。不过,这碟子不知道是啥玩意儿制成的,竟然完好无损。抓起玉石顺手放进了右边裤兜里,再仔细打量手中的碟子,竟然是一个古朴的八边形碟子,中心是一个太极图案,然后围绕着太极图的是八卦图,这是啥东东,搞不懂。不过此刻我的神识很灵敏,很容易就感觉动碟子上竟然蕴涵着一种很奇特的能量波动,跟我胸前的玉牌手上的戒指的能量波动有些相似。

  难道是和玉牌一样的宝贝?赚了赚了!呵呵,不容放过。

  我想起刚才查看《药典》的方法,下意识地将灵力裹着一丝神识向碟子探去,顿时,一个奇妙的空间展现在我脑海中:那空间中几十个能量波动点附着在八卦盘的表面,以一种我无法理解的玄奥方式排列着,丝丝能量在其中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循环流动着。

  一头雾水的我收回神识,顿时一丝信息被我的大脑接收到。咦,我吓了一跳,难道我在做梦,世间竟然还有这样的宝贝,原来那信息上说这碟子名叫八卦盘,是一件法器,具有避邪镇魔的功效,只需要输入真元力,就可以启动它。不过,我不明白真元力是啥玩意儿,心想,自己又没真元力,看来这宝贝只能放着好看了,太可惜了。(其实,此刻我已经达到先天真气的顶点,可以吸收天地元气,体内真气也开始向真元力转变,相当于修真的开光初期)

  我惋惜了一阵,又向自己胸前的玉佩查看,却发现玉佩里也是差不多的情形,不过,玉佩里的能量点更多,排列更复杂,但奇怪的是,这些能量点包围的中间竟然还有一团乳白色的雾团,看不清楚。而且外围的那些能量点的排列似乎还能自动地吸收外界的能量通过循环进入玉佩中间的那团白雾中。就在这时,一丝信息沿着我收回的神识进入我的脑海中。有了先前的经验,我心里虽有了准备,可是等我我仔细看这些信息,还是让我吓了一跳,原来这玉佩叫墨翰佩,竟然是一种空间法宝,里面有一个巨大的空间存在,可以携带活物,我不知道这件宝物的珍贵,在惊讶于它的功用的同时,兴奋得迫不及待四看器它的功能介绍和使用方法来。原来这宝贝还要让它滴血认住后用特殊的方法祭炼过才能使用。

  我连忙依法祭炼!幸好方法中没有提到需要真元力,而是需要神识来开启,不然,我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把玉佩取出放在身前的案桌上,取出一枚银针,刺破食指尖,逼出一滴鲜血,滴在墨翰佩上,看着那鲜血飞快地渗了进去,那墨翰佩竟然放出泛着青幽的微白毫光,忽忽悠悠地漂浮起来,直到升到平齐我眼光的空中,方才定住,我不敢怠慢,双手十指翻飞,以自己现在最快的速度将刚才记下的四手手诀对准墨翰佩打出,谁知手诀一打出,我下丹田的白气猛地一涌,宛如寒鸦赴水般沿着经脉闪电似地冲到指尖,透指而出,形成指诀图案,一下子包住了墨翰佩。

  哇靠!就这一下,竟然冲出了下丹田接近四分之三的白气,令我丹田和经脉中一阵空虚,差点没难过得晕过去。顿时,眉心上丹田一跳,流出一股清凉的气流沿任脉直下,汇如经脉中循环起来,运行一个周天后,补充进了下丹田。   呵呵,原来这灵力和真气还可以互相转换啊!

  这时,被指诀图案包裹住的墨翰佩缓缓地旋转起来,散发的毫光也一涨一缩地剧烈波动着,不过半分钟,竟然涨缩了数百次,可见频率之快,而旋转的速度也由慢到快,很快就只看见一团涨缩着的光晕,没办法看清实物了!就在这时,我感受到一个约有足球场大空间,空间中焕发着勃勃生机,竟然是一片青青的草地!

  心念一动间,我拿着墨翰佩靠近桌上的八卦碟,想着将八卦碟放进墨翰佩里去时,八卦碟神奇地在眼前消失了,神识探向墨翰佩中,就见那八卦碟静静地躺在墨翰佩那空间中的一个角落上!再想着将它取出来,八卦碟立时凭空出现在桌面上。

  好宝贝!有了他,简直是居家旅行的绝酷装备,再多行李都不必发愁了!

  既然查看了玉牌,也就是墨翰佩,我当然不会放过具有同样波动的戒指!   有了祭炼墨翰佩的经验,查看起戒指来自然轻车熟路!   集中精神,神识凝聚成一线,向着戒指上探去!

  戒指表面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被激发出来,包裹住了戒指,阻止我的神识靠近。

  当我加强神识延伸过去,一点点咬牙强行逼近,终于,近了,又近了,突然,那无形的力量在我神豕压迫下一阵剧烈的波动,脑海中轰然一震,神识被反弹回来,竟然令我一阵晕眩!   失败,那股力量太强了,我现在的神识根本没法突破!

  过了好一会儿,我的神识才平静了下来,可是整个人都感到一阵倦怠,浓浓的睡意袭来,竟让我支持不住,伏在桌案上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时精神恢复到了神采熠熠。

  惋惜地看了一下戒指,摇摇头,无可奈何地将目光投向桌面。那里还有一堆东西需要处理呢!

  我就决定将这块玉、八卦碟和那盒针归自己了,《清心诀》必须带出去,交给族长处理,不然以后家族的人如何能修炼好精神力,修炼不好精神力,如何能够进入这里来学习更高深的医术,继承先祖的遗志,并发扬光大呢!《神针诀要》被我给连读了三遍,死死地记了下来后,才连那玉简一起放进木盒里,就不带走了,留在这给以后进来得的家族后人学习吧。

  用墨翰佩收了八卦碟、《清心诀》和针盒,案桌上的东西告一段落,我将注意力转到那橱柜上。

  走过去打开,橱柜里分成三格,全是书,其中最上一层是帛娟,一卷一卷的,第二层是线装书,第三层是一札一札的手写稿。

  书柜中不知道是从哪儿发出淡淡的清香,弥漫在书柜中。里面的每一种书册都保存得很好,就连最脆弱的手札都保存完好,没有一点风化现象。按理说几百年的时间,最起码那些纸制品的东西早该坏了,可是竟然没有丁点损坏,太令人惊讶了。找不出原因,只好放下这个疑惑。

  我随便拿起一札,竟是一位明成祖时候的先辈的行医手札。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记述着那位先辈行医过程中遇到的各种疑难杂症和当初的医治过程,用药及配方说明。我立时被手札吸引,沉湎进去。

  这里,才是李氏先祖们一代代行医留下的菁华!从普通药草的应用到特殊疑难杂症的治疗,从行医天下的见闻到关于医者的传说传闻奇人逸事,以及许多奇珍怪药的习性产地和生长条件以及经过大量实践的药方和介绍一些传闻中的药物药性等等。仿佛让我进入了一个个奇妙的画卷。

  我就站在橱柜前忘了周围的一切,完全被那些奇妙的文字所吸引,不停地翻阅着,记忆着。说也奇怪,我这么全神贯注地翻阅,竟然只看了一遍,就深深地记住了,就连是那一本的那一页记载的内容我都能随便地想到,而且只字不差。   什么时候我的记忆力变得这么好了!

  当我将橱柜里所有的书籍帛绢书札看完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将这些知识内容全部记住了,不禁对自己的记忆能力感到惊讶!要知道,光是记那《神针诀要》和《清心诀》自己就最起码也看了三遍才完全记住,那已经算是超强的记忆力了,现在,自己竟然只看了一遍,就完全记下了这一橱柜的内容,那自己的记忆力岂不是又好了三倍!

  看来,自己还有很多能力连自己都还不知道,以后应该多开发开发了。

  放下最后一卷帛娟,出了会儿神,打住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又将橱柜里的内容从头到尾回忆了一遍,确认已经记牢靠了时,整个人才从一直不停的练功学习中松懈下来。这精神上一松懈,立马发现自己的肚子竟饿得咕咕直叫,快受不了。现在也不知到是什么时间。这时我才醒觉我得快点出去,不然爷爷看不到我该着急了!

  当然,我可不知道以前进来的先辈们都是准备了一个月的干粮充饥的,我倒好,事起突然,啥也没有就闯了进来。而且,因为差不多快吸完了灵玉的灵气,这时间上可就长了去了。等我出去后我才知道,我在密室中竟然足足呆了三个月。三个月多没有吃任何东西,要不是一直处于灵玉的灵气滋润下,早饿死了。

  在书柜底部找到机关启动后退开,就见书柜在一阵轧扎声中移动,随着书柜的移动,一个比书柜小一号的石门显露出来。

  我快步走进那黑漆漆的石门,来到另一间石室之中。有了地图,事情就好办多了。在我敏锐的目光下,很快找到了开启出路的机关。在这里,分成了两条路。我进入了那条路程较短的出路。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