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凌烟
作者:概率论 更新:2019-11-11

自称“青儿”的卖唱女,带着三份感叹命途的哀伤,带着三分别后重逢的喜悦,拉着南城的袖子,缓缓叙述自别后三天来是如何幸运地进入杜家做侍女。

说到情动处,粉颊垂泪,自有一番动人韵味。

啧啧,不知道身份的还以为你是戏班子出身,这表演,丝丝入扣,入木三分。慕浅暗自腹诽,还有,那袖子拉会儿就得了呗,手是黏上去了?!

正巧这时德清打从外边跑回来,眼睛亮的惊人,平地喊了一嗓子,大师兄,走!快去前院!

青儿瞬间收了泪,表情变得又安稳又平静。突然慕浅有点感叹,这出身也太尼玛专业了。合欢门平日里除了嘿咻嘿咻意外,还请师父来教戏么?

到了前院,发现情形果然很出彩,一院子的女人,姿色大都不错,清一色的粉衣丫髻,腰间别把细窄秀气的长剑。同样,也清一色的表情倨傲,鼻孔朝天。

素心宫,三门之一的素心宫。

素心宫主太阴心法,使软剑,因而只收女弟子。想想一山清丽可人的女人,闲的没事舞舞剑,种种花。粉衣飘飘,莺语巧笑。当真是江湖人士居家旅行的必备意淫之地。

不过想归想,人是惹不起的。素心宫的素心剑法与云清宗的化清剑法齐名,威力可见一般。再说,女大不中留。素心宫的女弟子一向是抢手货,于是,素心宫的女弟子几乎都成了xx门派掌门夫人,xx大侠的夫人,xx长老的道侣。敢动素心宫,那就相当于动力整个江湖的丈母娘,最后估计连个全尸都留不下。

而且,云清宗和素心宫一向有联姻的传统。也难怪德清如此兴奋,感情是发春。

想到这,慕浅不禁抬头看向南城,同样饥渴了十好几年,南城表情怎么就这么平淡。似乎是有所感应,南城别过头,对上了慕浅的视线,以为慕浅有所疑问,轻笑着用气声解释道:“素心宫。”声音悦耳而温柔。

慕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点头。

德清脸上表情依旧亮的放光,拉住南城的袖子在耳边附声道:“大师兄,你看!”

“我看见了,不就是素心宫?”

“不是,大师兄,你看到那个红衣女子了么?”

慕浅也一同顺着德清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见在一堆粉衣之中格外显眼的衣似火,螓首柳眉,杏眸菱唇,眉心一簇红梅开的正热烈,越发显得雪肌妍肤,此刻女子正略微带着不耐烦的表情与杜奉交谈着。杜奉陪着笑,掺着恭敬的意味在里面。

“看到了,怎么?”

“怎么???大师兄,那是骆凌烟!”

骆凌烟?慕浅想了想,才终于想起这是哪道号人物。骆凌烟是素心宫新一代的弟子,资历浅,武功也平平。虽说如此,江湖上人还是恭敬的称一声凌烟仙子,原因无它,人家背后有人啊!江湖第二庄骆家庄的嫡三小姐,奇花谷下一代掌门明月公子骆千亦的亲妹子。哪一个身份抬出来,都能分分钟把对手碾成渣渣。自然性格也是出了名的蛮横。

“哦,原来是凌烟仙子。”南城表情依旧淡的像杯白水。德清也感觉出来南城实在是不感兴趣,撇撇嘴,转头自己去欣赏。

素心宫一行人路过四方城,受师门委托,拜帖于铁龙阁。但是谁来告诉她,就是一个拜帖的,为什么待遇比救命恩人还要优渥?

入住在采光好的主厢房,接风的晚膳在杜府正厅摆宴,比当日迎接南城慕浅等人的规格不知高了几倍,当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座位席男女分开坐,慕浅坐在女宾的偏桌旁一手拿着油汪汪的鸡腿,一边若有所思的感叹着,虽说如此,但是只要还有的吃,这种抱怨可以忽略。

姗姗来迟骆凌烟被安排在主桌正中,正对着坐于下位的慕浅。看见慕浅凶狠的吃相后,厌恶的皱了皱眉。

杜廉依旧没有出席,留着弟弟杜奉招呼素心宫一行人。见骆凌烟入座,杜奉朗声道:“各位!今日我铁龙阁杜家有幸款待素心宫凌烟仙子,实乃三生有幸,今日与各位在此同庆,不醉不归!”

其间,众人都落筷,安静听着杜奉的官方话。于是,一直大快朵颐的慕浅完全的凸显出来,想不侧目都难。

骆凌烟的眉头皱的更紧,眉间的红梅几乎要拧成一道道火焰,语带呵斥的问:“敢问姑娘你出自哪门哪派?”

本来还热热闹闹的场面立马静了下来,众人的视线全部聚焦在这里,偏生主角之一慕浅毫无所觉,依旧凶狠的吃着鸡,完全没有理会骆凌烟。

“我问你呢!”骆凌烟纤纤十指一伸,指着慕浅因整张脸都埋在饭里而露出头顶。然后慕浅开心得。。。继续吃。

周围响起窃窃的私笑声。骆凌烟看看四周,被当众落了面子后,登时脸色变得青白交错,咬咬下唇,快步走到慕浅身边,瞪着的双眼几乎能喷出火来。

话说这边慕浅吃着吃着,觉得眼前突然多出一道阴影,完全挡住了灯光,看不见夹起的到底是什么菜,本来想夹一口土豆丝,入口才发现是姜丝。

“呸呸呸”慕浅表情苦哈哈的吐掉口中的菜。

“那个麻烦您让一下好么?挡光了!”慕浅终于抬头对向骆凌烟咬牙切齿的脸。

然后。。慕浅乐了。若有机会,真想介绍她和小扶风认识认识,这一副银牙咬碎的样子像了个十成十。

“你!你知道我是谁么?”骆凌烟顿时气结。

慕浅点点头。然后又夹了一口笋丝入口。

啧啧,这个菜有点咸。

“你是哪个门派的?!”

“无门无派。”

“怪不得”骆凌烟杏眸一瞥,满眼的讥讽不屑“行为举止如此粗俗。”

慕浅停住了,放下筷子。笑容越发甜美,眼角弯弯。

“我无门无派无人教,冲撞了凌烟仙子,在这里陪个不是。素闻素心宫教养好,门规严,见过凌烟仙子才知道”慕浅颔首语气一顿“不过尔尔。”

四周的议论声更大,更夹杂了几声哂笑。

骆凌烟脸色涨红,自小所有人都是千般哄着,万般宠着,何曾受过这样的顶撞,登时红了眼眶,手高高的扬起,对准了慕浅的右脸。

慕浅眉一挑,怎么?一句话就怒了,本来还打算多嘲讽几句,到底是高估了骆大小姐的气量。虽说只剩三层功力,这种小鱼小虾对付起来还是绰绰有余。只要等手落下来的一瞬,身子外撤三寸,脚下再使些力道,骆凌烟必定会摔在桌子上,虽然可惜了这些饭菜。

说时迟,那是快。骆凌烟的手按照预定的轨迹落下来,慕浅也正按照预定轨迹躲过去,但是还没等动作,就被一个力道向后扯,整个身体失重的向后倒去,落入了一个坚实的怀抱。

慕浅鼻子被撞到,初时发麻,现在已经火辣辣的痛起来,恼怒的的鼓起脸颊,看向怀抱的主人,只见南木头一脸肃毅看向站在对面,因为没有打到慕浅而气急败坏的骆凌烟,双臂牢牢地护住慕浅。

慕浅从这个角度看去,能看见南城长而浓密的睫毛轻轻的颤抖着,一向清澈透亮的凤眸,现在却如同一潭望不见底的深流,情绪深掩,寒光涌动。周身的气压低到极点。

这样的南城如同另外一个人。

骆凌烟怒道:“大胡子,你是哪头蒜!也敢出来管本仙子的事?”

“此等小事何须动手?凌烟仙子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南城的声音不复温和,虽平静,却寒凛入骨。

“我动不动手,又关你什么事?”

“关我什么事?浅儿”南城语气一顿,望向怀里的慕浅,眼角眉梢俱是柔情,只是如果没有这一脸大胡子,应该风景会更美好“是我未过门的未婚妻。”

“真是物以类聚!”

南城凤眸微弯,笑意浅浅“多谢夸奖。没有与仙子这样的人“类聚”,三生有幸。”

骆凌烟被噎住,连说了好几个你字,也没说出个一二三来。最后只好愤愤的甩甩袖子,娥眉倒竖,杏眸圆睁,撂下一句“大胡子,你给我等着。”用地的跺脚后,转身离开。离开的时候估计有点太急了,好几次踩到了裙角,险险要跌倒。好不狼狈。

骆凌烟一离开,众人就哗然开来,纷纷猜测南城到底是什么人,有的叫好,有的则说南城日后有好看的了。

慕浅只是暗自吃惊,南木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

而一旁的德清自从南城出声的那一刻就已经傻在原地,这,这,这还是他那个打不还口,骂不还手的老好人大师兄吗?一定是刚才吃坏肚子,导致眼睛不好使了,一定是!

作者的话:

昨天光不停的换车回家了,于是。。。我对不起你们!!!以后绝壁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