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寒气
作者:概率论 更新:2019-11-27

磨蹭了好一会儿,慕浅终于“睡醒”。

南城现在的身体已经可以勉强自己走动,折下叶子,窝一窝,从河边舀了水来,神情温和的递给慕浅。

慕浅什么也没说,安静乖巧的喝下。南城问慕浅是否感到不适,慕家小妞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不受控制的飘向南城衣衫遮掩下的胸膛。愣愣的,只顾着点头。

吃过两个果子,慕浅和南城又开始一步一个脚印向前。此处多山,村落必定坐落在河谷之中,靠水而居。沿着河流往下走,一定会寻到人家。

只剩下,时间问题。也是最为棘手的问题。

南城的伤不适合久居山林,而自己需要出去,借助南城的力量,进入药王谷解开身上的毒,然后去会会小扶风,弄清楚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再慢慢的弄死他。最后,若是有可能,就找找那个麒麟玉,若是找不到,那就算了。本来这次武林盟后,邪教也只有被打压的份儿。找不到麒麟玉,这么多年不也挺过来了?

最后一步,回山,等到邪教联合体象征性的和正道武林过过招输得落花流水后,继续自己吃着烤鸡,喝着小酒的美好生活。

说什么教主退位给小扶风,那是扯淡。教主把这个总把头的位置看的比什么都重要,篡位倒是有可能。教主平日里没有正形,但不意味着手腕子软。

能在红莲教里活下来的,手上都沾满了人血。就那么单单的看着十指,都会觉得无比的肮脏。

白昼里赶路,行程速度比往日慢了好几倍。慕浅虽说是无碍,但身上依旧乏力,南木头强烈要求自己走,只是每走一步,牵动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就疼的龇牙咧嘴的直吸气。

慕浅自是不管,这是你自己作,可不是我逼你。心里这么想着,脚上却把速度慢下来,手也时不时的自有主见的搀扶上去。然后换来南木头凤眸透亮,笑容憨厚,安抚的示意自己无事。

走着走着,南城偶尔会讲一些在云清宗的时光,单调重复而安宁。上一次在杜府偏厅,她听南城眉飞色舞的讲述云清宗种种繁杂琐事,却也发现,其实南城很少提到自己。总是说着他二师叔门下那个素喜读书不练剑技江湖气不足文人气有余的三师弟,为人精明强干脾气却总是暴躁的一点就炸连着师傅一辈的都头疼的二师弟,咋咋呼呼做事三分钟热度却真诚对待自己的小师弟德清,喜欢下山偷喝人家农户埋下的酒,总是被人骂做为老不尊自己却视为父亲的师傅浮云子。。。诸如此类,对自己,也就是那么一两句轻描淡写。

南城本就是这样的人,把所有人都放在前排,独独留一个自己在最后。

慕浅偶尔看向南城,目光如水,心底也总是默默附上一句:有病!傻!

走着走着说起德清小时候也喜欢闹,白天不好好练剑,被掌剑师傅罚着一招“碧落清水”挥了一千多遍,晚上回来就尿床,还是自己给偷偷洗的床单。

南城起先还在笑着,笑着笑着的就又陷入到沉默当中。

自落崖后,这还是南城第一次提起德清。

慕浅没有接话,停下来靠着遮天的树荫来躲避正午的阳光,煽动着的手不断驱逐脸上的热气。

德清可能会死,很可能。那天的劫道的人马当中可是混杂着诛心谷的暗杀者,再加上一个杜奉。四面楚歌,腹背受敌,凶多吉少。

德清,就算你真的不幸牺牲,我也算给你报仇了,也不枉相识一场,你恭敬喊我那么多声嫂子。慕浅一边扇着热气,一边这样想着。

她可是在茶壶沿口位置抹上了“青翎”,亲眼看着杜奉举起茶壶倒水,一口口的把水喝进肚子。算算日子,再有一天,就差不多该化为血水。

她可学不会心慈手软。

原本打算在树下小憩一会儿,慕浅眯着眼刚刚有些睡意,却感觉天气突然凉下来,浑身发冷。睁眼看看,却依旧是晴天白日,正午的阳光炽热烘烤着空气,一眼望出去,河沿上的草稞都被扭曲出了好几个波弯。

后知后觉的终于意识到不对劲,这股寒意自体内丹田起,一阵一阵的在体内波动。来势汹汹,与昨晚相比,不遑多让。

若今早起来,慕浅还能安慰自己只是偶感风寒,睡一觉就好了。到现在,却是再没了理由和借口。自己不知怎么,出了问题。

毒?

最近应当不可能。吃食穿度自己都万般小心的注意,唯恐着了道。绝对不可能会有机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被暗算。如今这样狼狈,还是因为低估了某根木头强大的搅局技能。

慕浅慢慢想着,牙齿开始控制不住的打颤,脑子也越来越迷糊。心底的恐惧开始蔓延开来。

任凭以往如何险恶,任凭势单力薄,她都有办法迅速反应。小扶风暗算她导致功力丧失,她就能攀住南城找到药王谷。扶风与阴风锡以及诛心谷少主冷吹花联合密谋,她就可以通过杜奉得知一二,之后解毒,再慢慢周旋。

可是这回,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到底是因为什么,会怎样,会死么?与多快?有救么?

她完全不清楚,也没办法做估量。

完全陷入无意识状态之前,慕浅低低唤了一声南城,也不知对方有没有察觉自己的异常,可千万别等到自己都要冻死了才发现。

还好还好,在最后陷入黑暗之前,眼前出现一张着急到手足无措的脸,嘴唇开开合合,应该喊得是自己的名字吧?只是现在听不见,这样看着,倒觉得像金鱼吐泡泡。

慕浅想笑,却眼一阖,天终于黑下来。

德清从今天上午的某一个时辰起就开始不停的打喷嚏。一想二骂三叨咕,按照这个频率,念叨自己这人多半是拿自己说书去了吧?

频频打喷嚏则是引得旁侧红衣似火的女子,颦碎额间朱砂红梅,语带鄙夷的嫌弃着:“脏,真脏。”

德清将头扭向女子所在方向,一个喷嚏赛过一个喷嚏,打得一发不可收拾。

“德清师弟”策马赶上来的女子,五官清秀小巧,说不出的温和令人心生亲近“何苦这样孩子般的置气,凌烟的确骄纵的些,但心肠还是好的。那日在山道上还是凌烟第一个发现你伤重昏迷的呢。”

“得,淑敏师姐,我想她发现我后的第一句话绝对是。”德清把嗓子捏起来,装出细细尖尖的声音“来,马儿,踩过去。”

淑敏被德清阴阳怪气的逗的一乐,满是无奈的看着他。

德清跟着一笑,带着少年独有的灵气。虽未答应,却默默听话的停止了这幼稚的举动。

那一日山路上被三四个人一同夹攻,书到用时方恨少,剑遇敌时嫌不精。信誓旦旦的跟大师兄保证小菜一碟,最终还是被人砍了好几刀,滚下山坡,昏迷不醒。

等再醒过来入眼的就是一脸如释重负的淑敏师姐,和表情嫌弃到不行骆凌烟。

“醒了就滚吧。”德清自醒来后听到的第一句话。

德清强撑着身子走了几步。饿死不受嗟来之食,骆凌烟的恩惠,他不稀罕要。最终还是淑敏师姐呵斥了骆凌烟,强行留下了德清。

于是这几日,一边养伤,一边同素心宫的人马同行。

德清望着身侧一直温和的笑着,同他人攀谈的秀丽背影,心里暖暖涨涨的,清秀的眉眼也不自觉得舒展开。

若是能与淑敏师姐一同走下去。。。

还正感觉着这酸酸甜甜的心情,耳旁就传来一声女子的嗤笑,“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也不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不用回头德清就知道是哪个女人,这么甜美的声音,这么讽刺的语气。仙子的外貌的女鬼的心。说的就是她吧?

“你说谁?”德清怒瞪着骆凌烟,白皙的脸庞微微漾出愤怒的红晕。

“谁想了我说谁。告诉你,少打我淑敏师姐的主意。”骆凌烟杏眸一横,眼神似刀的飞向德清,不等德清回应,就催马向前,同前面的其他女弟子说话去了。

德清恨得牙一咬,一样是女人,一样是素心宫出身,怎么差距就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