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幸福结局(2)
作者:牛奶蛋小卷 更新:2019-11-05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 腰上的手渐渐收紧,我转过身贴在他胸口,有泪滑过。

“怎么还哭了?你打我吧,把我打一顿心里就不气了。”

君凌说的认真,没有在开玩笑,我看着他,他皱着眉头,懊恼,自责,心疼,隐忍,还有深深地爱和不舍。

“我没有生气,对不起,是我一直把你拦在门外,现在,我想邀请你进来,你……愿意吗?”

君凌身体紧绷,激动地双眼放光,明显他着重于那一句“你进来”,所以,他一个挺身,真的进来了。

“嗯啊……”君凌掐着我的腰折腾,我攀着他的肩高潮迭起,这男人一但释放,就像装了马达一样,按了开关机器就不停歇的运动。

“陪在我身边,汐儿,答应我,答应我!”

君凌吻着我,央求,“陪着你,我会在你身边,嗯……”

君凌扬起满意的笑,猛地一顶,一股温热悉数喷洒在我体内,轻抚着我的背,气喘吁吁,笑得像一只偷腥的猫,无限满足,“这样真好,谢谢你,我的好汐儿,我爱你,我爱你……”

“我也爱你……”只是我好累,好想睡,背上温柔的触感一下一下轻轻传来,舒服极了,闭上眼,浮现出君凌明朗的脸,醉人的笑。

“君凌,我要出宫,你凭什么不让!”

君凌在书房批阅奏折,本来心里就慌着要快点批完好回去陪她,结果她不请自来,虽然怒气冲冲,虽然一脚把门踹开,虽然把小准子吓得不轻。

“汐儿别气,我马上就好了。”君凌卡快速的在书册上划上一笔。合上奏折,揉揉额角,目光偷偷一瞥。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那女人果然心软了,看他这么疲惫。看他一揉额角,看他一皱眉,她就心疼不舍,什么生气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让你多休息又不肯!活该!”林汐荷嘴里嘟囔,却心疼得不行,知不知道有好多人都是过劳死的啊!

“过来让我抱抱。”君凌伸手,林汐荷顺从地走过去抱住他,君凌一把拉她入怀。坐在腿上,林汐荷难得乖巧地贴在他胸膛小声道,“为什么不让我出宫?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你敢!”

头顶上方传来紧张地语气,林汐荷轻笑,心里竟是满满的感动和踏实。

“我只是出去看看‘美人何世’的生意,一会就回来好不好?”

怀里的小女人在撒娇,君凌掩不住的笑意泄露出来,下巴抵在她的头上,“我怕你跑了。”鬼主意多得很,就怕她不守信用。

“不会的!我都要被憋坏了……”

“哪里憋坏了。这里?还是这里?”君凌堵上她的唇,手往衣内探去,感觉到她的悸动。君凌大手将腿上小女人的屁股一抬,两人的秘密花园便紧紧地亲密的结合在一起,伴随着一声声的娇吟和野兽般的低吼,他在办公室这种地方要了她一次。

林汐荷面色潮红,还未退去的潮热浮现在脸上,依偎在他怀里,如此的小鸟依人。

君凌吃饱餍足,心情大好,吻吻林汐荷的额头。无限宠溺:“派几个人跟着你出去,注意安全。天黑之前必须回来,否则就没有下一次了。”天黑之后还有大事要做。人命关天,他也想要怀一个属于他们两个的孩子啊!

“嗯重生之毒女倾天下。”林汐荷服帖。

君凌看她一副没什么力气的样子,坏笑着躬下身子,手穿过她的膝弯,将她抱起,“小妖精累了,为夫抱你出去吧。”

林汐荷心知肚明,嗔了他一眼,红了脸埋首在他胸口不好意思。小准子远远候着,一见两人亲密的样子,抿着嘴偷笑,挥挥手,身后跟着的奴才很是自觉地退下。

这种情况,还是不要去打扰了。小准子心里真是高兴,皇上高兴,自己也高兴,果然还是林姑娘有办法,嘿嘿!

某一天,当天赐黑着眼圈再一次被林汐荷看见,又气冲冲地踹开门找日理万机的君凌理论。

“天赐还这么小,你至于把他逼成这样?孩子都没有童年了,他的快乐都葬送在这对奏折里,你忍心我可不忍心!”

“男孩子有担当是件好事。”

“可是你也太着急了,他才七岁,你还这么年轻,不必这么急的培养他啊!天赐还在长身体,需要休息,需要无忧无虑的时光,君凌,你考虑一下,别这么严厉行不行?”

林汐荷明白自己和他硬碰硬是不行的,最好是以柔克刚,百战百胜。

君凌扼腕叹息,林汐荷湿漉漉的无辜眼神满是恳切,他又何尝不懂这些,只是他等不到那一天了,他想要快一点传位于他,这样就可以早一点陪着她了。

这是他送她的礼物,是个惊喜,不能让她知道。无奈,只好承受住这些指责了。

“君凌……”

“不可以,欲带皇冠,必承其重,天赐是我的儿子,虎父无犬子。”

这不是有没有犬子的问题好不好!林汐荷欲哭无泪,这一次撒娇服软怎么不管用了呢?

林汐荷娇小可爱的样子惹得君凌浑身一阵燥热,又对她皱眉撅嘴思考的样子感到好笑,边安慰道:“不要担心了,一切有我,我会处理好的。”

林汐荷明白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道理,暗自决定要对天赐更好了一点,以弥补他亲爹对他的严苛,呵呵,这算不算是慈母严父?

当初与凤潇一行人约定好的两月之期已到,必须要交还林汐荷了,尽管不舍不愿,但为了下一次的相守,也不得不遵守承诺。

怕路上出什么岔子,凤潇一行人来接,君凌也派了人护送,没想到林汐荷竟借尿遁跑得无影无踪。千防万防,还是被她钻了空子,这个女人。怎么就让人不省心呢!

三月之后,又是樱花漫天的时节,月焰和霓风在江南风景绝佳处寻觅到了千思万念的身影。这时候的林汐荷。心里的气也没有了,玩也玩好了。风景也看得差不多了,再加上露晨肚子里的宝宝快要出世了,也乖乖地跟着回家去。那一群男人自知他们的错误,林汐荷的尿遁,数月来的晃悠,一封家书都不写的种种让他们气爆了的举动也就扯平了,谁也不说谁。

两月后,露晨诞下一子。唤作云诺。

云诺一岁时,大家还在院子里高高兴兴地庆祝,蝶儿慌慌张张地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皇上……皇上来了!”

林汐荷心里“咯噔”一下,大大地扬起灿烂的笑,尽管如此,再见到他,拥抱他的那一瞬间,还是不由自主的心跳漏了一拍。

“想我吗?”君凌问,吻着她细碎的发。

“好想好想你。”终于来了呢,这一次换她等待。才知道等待的滋味是那么的漫长和艰难。

“还要走吗?”她的男人,抛下一切奔向她,数月不见苍天霸地诀全文阅读。更是雄姿英发,神色俊朗。

“不会,永远不会了。”

还好,以后,都不用再等了,他来了,终于一身轻松的来到她身边,不再走了。

一月后,天下大诏。朔玥王朝皇上君凌劳累过度,突然猝死。皇子天赐继承皇位,辅国大臣凤潇。霓风。这是他给她的礼物,她怎么敢不珍惜?

君凌呢?正拥着心爱的女人静躺在葡萄架下小憩,身边摆着几盘各式各样的果子,酸酸甜甜的那种。

“又想吐了?吃点樱桃。”林汐荷体贴地喂了一颗樱桃在君凌嘴里,君凌抿嘴,露出满意的神情,不由地抚上自己的小腹,这里有一个小生命正在孕育,真是神奇,也真的好幸福。

“亲亲!”君凌腆着脸要求,主动凑上嘴,林汐荷舔舔嘴唇,有些干燥,这男人怀了孩子更粘人了,也更有魅力的,整个人都变得温柔起来,让她常常把持不住偷个香什么的。君凌就知道她受不了诱惑,心里得意,满是幸福地享受地迎接来自爱人的热烈而柔情的吻。

很久很久以后,就像王子和公主永远幸福的在一起一样,林汐荷和她的夫君们,哦,还有一群可爱活泼的孩子,在这平凡的尘世里,享受着岁月的静好和内心的愉悦。生活总是吵吵闹闹,磕磕碰碰,可是这又怎么样呢,只要有爱,在琐碎的小事也有深深的幸福。

“娘亲娘亲,妹妹又把隔壁的小明打了,人家上门来找你算账了!”

“娘亲别急,月焰爹爹已经出去解决了。”

“月焰爹爹去,估计大人们得打起来。”

“哥哥此言不错。”

“唉,我们还是去找其他爹爹解决吧,娘亲现在正忙着制造更多的小弟弟小妹妹,无暇分身。”

“哦。”

林汐荷和长生躺在偌大的床上,听着外面几个熊孩子小大人一般的对话心里叹息,这些家伙基因也太好了,最大的也不过十岁而已,懂的这么多以后还得了!关键是他们眼里还有没有把她这个娘亲放在眼里啊,什么忙着制造更多的小弟弟小妹妹,这是人正常的生理需求好不好!

“汐儿,他们这个样子,你还要继续给他们普及人体知识和生活常识吗?”长生抱着他香软的身子揶揄,若不是她坚持,他们的孩子怎么会这么可爱,和她一样的可爱!“其实孩子们这样挺好的,对你这个娘亲更是亲近的不得了,不要再懊恼了,来,咱们继续刚才没做完的事……”

于是,在更久更久以后,孩子们都长大了,到了娶妻嫁人生子的年纪,这家人更是热闹。

他们老了,林汐荷也老了。没有光滑的肌肤,也没有诱人的身材,他们都满头银发,仍然相守在一起,直到其中有人离去。

最后一个,就是她了。

子子孙孙围在身边红了眼睛,林汐荷却是面带微笑的泰然。

这一辈子她很满足了,有那么多的人爱她,用尽了生命的力量,她也轰轰烈烈地爱了他们,真的值得了。

最后一朵樱花飘落,她的眼眸沉下,我来了,你们在黄泉路上等了这么久,我来了。

清溪山上,他们安眠于此,山花烂漫时,清风徐徐,仿佛还能听见欢笑低吟的声音,是那么幸福,那么美好。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