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章 大结局
作者:彭小丫幻想曲 更新:2019-11-05

当凌薇转头面对小雪时,她手中握着的枪已对准了小雪,

“凌薇你骗我!”小雪脸色大变,连忙往后退,

“你敢再走一步,我现在就开枪!”凌薇厉声说着,手指向后轻拉套筒,

“我就不该相信你!”小雪愤怒的瞪着凌薇的脸,咬牙切齿的说道,

“现在才发现?太晚了!”凌薇轻笑一声,向小雪一步步逼近,

“凌薇,你过去对我做过的种种,我都已经原谅你了,可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哼!好一个善良的人儿啊!”凌薇不屑一顾的瞥着小雪,转眼脸色一变道,“你抢走了林子轩,再来我面前充当白莲花,有意思么!”

“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假如你放下枪,以后,我们仍然可以做朋友。”小雪真诚的抬头望着凌薇,

“啧啧啧!看看你那小脸蛋,还真纯啊!怪不得林子轩会喜欢你,连我看了都差点上当,可我告诉你小雪!从林子轩的心在你那里起,我们就注定做不了朋友了!所以你大可不必将口舌浪费在我身上,还是好好想想你的遗言吧,记住,只有~一分钟的时间!哈哈哈哈~”凌薇得意的大笑着,一面欣赏着小雪惊恐的表情,

小雪脑子转得飞快,只有一分钟的时间,她必须想办法逃离这里,小雪眼神扫了一眼四周,除了身后上来时坑洼不平的峭壁外,周围已无一物,峭壁下的海水一波一波拍打在石岩上的声音隆隆作响,小雪不用看也知道,这峭壁离海水有多远,如若跳下去,非死即伤!

“怎么样!想好了吗~”凌薇唇角勾起一丝笑意,晃了晃手中的枪,

“还没有~”小雪一面看着凌薇,一面脚步悄悄往后退,

“还没有?哼!我可没时间等你!有什么话~你还是留着下地狱跟阎罗王说去吧!”凌薇厉声说完,将手枪对准了小雪,眼看着就要扣动扳机,这时,只见小雪身后窜出一个人影,一把抱住小雪趴了下来,凌薇开枪慢了一步,子弹打了个空,这下子凌薇心里的怒火陡然上升,迅速的将手枪又瞄准了来人,“是谁!”

只见这个男人正蜷着身子将小雪死死抱在怀里,一点点往峭壁下退,凌薇见这个男人没有理会自己,怒火更甚,狠狠的咬着唇道,“挡我者~死!”随着“死”字的音落,子弹已从枪膛里快速飞出,打中来人的后背,男人发出沉闷的哼了一声,身躯缓缓倒下去,双手也不受控制,小雪便从他怀里滑落,在峭壁上滚了下来,眼看着头要撞上一块凸起的石头上时,小雪急忙拼尽全力抠住了一个岩石间的缝隙,小雪站稳了身子,便立刻朝那个救她的男人爬去,刚才事发突然,她连那个男人是谁都不知道,只记得当时那声枪响就在她耳边,她没有受伤,那那个男人身上一定是中枪了!小雪不敢细想,加快速度朝男人靠近,“你怎么样?”

爬到离男人还有一米远的距离时,那个男人似乎听到了小雪的呼喊声,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缓缓抬起了头,气若游丝的说道,“别管我~快~快跑!”

小雪看清楚那张脸后,当场惊呼道,“肖铭老师!你怎么会、”

这时候的凌薇正满含杀气的一步步走下峭壁,今天无论是谁,都阻挡不了她要杀小雪的心!只是,当她听到小雪的喊声时,瞬间愣在了原地,

“肖、肖铭!”凌薇怔怔的一步一步挪动脚步,当她看到那个男人,目光落及肖铭身上,那张熟悉的脸让她瞬间落泪,手枪从她的手中悄然滑落,她几乎是疯了般朝肖铭跑去,峭壁上尖锐的石块很多,凌薇跑几步便摔倒,摔倒了又爬起来接着跑,膝盖上、腿上被石块划破了皮,等她走到肖铭身边时,她的长裙已是染满了一道道血痕,

“肖铭老师!肖铭老师!”小雪趴在肖铭身边,试图扶起肖铭,

“你给我滚开!”凌薇过来一把将小雪推倒在地,

就在这时,林子轩也已经到了峭壁上,看到小雪被推倒在地,林子轩连忙走到小雪身边,拉起小雪查看了一番,“谢天谢地!你没事就好!”林子轩激动的抱住小雪,

小雪趴在林子轩怀里伤心的哭着,话都说不完整,“是,是肖铭~老师~救~救了我~”

林子轩安慰的轻拍着小雪颤抖的肩膀,转头看向肖铭,肖铭胸口那血肉模糊的伤口让他不忍直视,看样子是活不了了,林子轩望了眼凌薇,摇了摇头,

“铭爷!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啊~”凌薇跪倒在肖铭面前,眼泪止不住的流,

肖铭听到凌薇的哭声,缓缓睁开眼,微弱的笑了笑道,“薇薇,你来了啊~”

“来!起来,我们现在就去医院!现在就去!”凌薇扶着肖铭坐起来,

“薇薇!已经晚了~我心里清楚,我已经活不久了~”

“不!你答应过我,不管我提出什么要求你都会替我办到的!我要你活下去!你一定要做到!你是铭爷!说过的话是不许反悔的!”此时,肖铭身下的腥红色液体蔓延开来,让人触目惊心!凌薇慌慌张张的伸手捂住肖铭的伤口,

“薇薇~不要哭!这么多年了!我从来没有尽过父亲的责任,还好,你衣食无忧的长大了,我一直都暗地里打探着你们母子俩的消息,知道你们过得幸福,我也很开心,我只是一个混黑饭吃的人,原本不想与你相认,怕的就是我这样的身份会让你受到伤害,可当你来到清源市之后,我还是没能够忍住,于是我进了伊斯顿,为的就是能天天看你一眼,薇薇,有我这样的爸爸,你一定很恨我吧?”

“不,我不恨!一点都不恨!”凌薇拼命摇着头,泪水一滴滴滑落,打湿了肖铭的脸庞,

“不恨就好~当年我没有说一声就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如果有机会,我真想当面,对你妈妈~说声对不起~”

“会有机会的!爸!我会陪你一起去见妈妈,我会和她说我的爸爸有多厉害有多好!”

“薇薇,你终于~终于肯叫我爸了~这辈子,我已无憾。”肖铭忍痛说完,将目光缓缓移到站立一旁的小雪身上,

“小雪,你过来~”

小雪颤抖着走到肖铭身边,站定,看着肖铭的眸子里有太多疑问,“我不知道~是该叫你肖铭老师呢还是该叫你铭爷?”

肖铭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容,“小雪,对不起,骗了你这么久!我留着这最后一口气就是还有些话~想要对你说~”

小雪鼻头一酸,在肖铭身边跪下,“肖铭老师,您说吧,我都听着~”

“小雪啊!我以前帮着薇薇来对付你,今天却又来救你,你一定很奇怪,对不对?”

小雪含泪点点头,“谢谢你救我~”

“你不用谢我,因为,这条命本就是我欠你的!”见小雪一脸迷惑,肖铭接着说道,“我这条命能活到今天已经是得了莫大的便宜了!十四年前,我还只是个一贫如洗的街头小混混,那一年,我的一个兄弟意外得到了一笔钱,为了赚大钱,我便怂恿他进了赌场,几场下来,我们就将那笔钱输了个精光,不仅如此,我们还欠下了赌场一大笔债,为了偿还那笔债,我便动起了歪主意,得知赌场老板有一笔大交易,那天我带着他便冒充了赌场老板的人,提前去了那个交易地点,哪知在拿到货后对方的人发现了我们的破绽,一路追了过来,我跑在前面,跳上了事先准备的车,可朋友却被那帮人给追上了,眼看着朋友被那帮人围殴在地,我犹豫了,那个时候我也是鬼迷心窍了!竟然开着车一个人逃走了!再后来,我隐姓埋名,用那批货慢慢的在黑道上混到了现在这个地位,可是,当年的那件事却成了我心中永远的阴影!”

肖铭说到这,喘不过气来,

“肖铭老师,你别说话了,我们先去医院好不好?”

“不,让我说完,现在不说,我怕以后都没机会了!”肖铭缓缓伸出手握住小雪的手,“小雪,我要告诉你的是,我的朋友、那个朋友就是你的亲生父亲!而这一切,都是在我得知你与夏芝婉相认后才知道的,所以,当薇薇执意要约你出来时,我便跟了过来!没想到死在了自己的女儿手上,这样也好~我终于、终于还~清~了~”肖铭说完最后一句话,头沉沉的歪了过去,

“肖铭老师!肖铭老师!你醒醒!”

“爸!你醒醒!睁开眼睛看看我啊!爸!只要你醒来,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爸~”凌薇撕心裂肺的哭声在海风中渐渐散去……

两个月后,林子轩陪着小雪再一次来到海边,两人手牵着手,沿着海边慢慢的走,走到峭壁前时,林子轩停住了脚步,若有所思的望着峭壁,

“哥~你在想子琳吗?”小雪仰起头,眯缝着双眼望向林子轩,

林子轩的双眸在阳光下清澈明亮,唇角微微上扬,眸子里的那道波光便折射出光彩,“六年前的今天,子琳就在这里和我捉迷藏,这么多年了,我还是找不到她~”

“不管她现在在哪里,她都一定会过得很幸福,我相信!”

林子轩俯头看着小雪,小雪的笑容让他心里一暖,他握着小雪的手紧了紧,笑着道,“我也相信!”

两人低头,踩着海水慢慢的往前走,走到峭壁附近时,两人遇见了凌薇,还有,赵弘文!不过,此时的赵弘文可是大变样了,牙齿整齐,脸色白净,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倒是显得书生气十足,简直就是大帅哥一枚啊!原来,这几个月没有来烦凌薇的他,其实是偷偷的去做了这些改变。

“嘿嘿~凌薇姐姐~你们?”小雪坏笑着指了指凌薇和赵弘文紧紧牵着的手,

赵弘文脸一红,松开了凌薇,凌薇抿嘴一笑,又拉起赵弘文的手对小雪坦诚的笑着道,“我们在一起了!”

几人互相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默契的擦肩而过,小雪和凌薇纷纷回头相视一笑,转头沿着海继续往前走,蔚蓝的天空下,蔚蓝的海边,两对依偎着的身影背对着渐行渐远,描着一幅唯美的画…